汗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汗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平步青云到一落千丈田文镜的失宠之谜

发布时间:2020-12-29 11:07:21 阅读: 来源:汗布厂家

从平步青云到一落千丈:田文镜的失宠之谜

田文镜(1662-1732),是雍正时期最著名的督抚之一。他出身汉军正黄旗人,监生,由于不是通过科举入仕,田文镜的官场生活颇不顺利,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当上县丞,但一直得不到提拔,过了差不多30年,才在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始为侍读学士。

田文镜早年官场不顺,雍正上台之后,已经步入老年的他才开始得到提拔,并且平步青云。

雍正元年(1723年),田文镜奉派去华山致祭,揭发山西巡抚瞒报灾情,从此深受世宗信任,命他署理山西布政使,因他清理积压的案牍,吏治为之一新,雍正遂评他“忠诚体国,公正廉明”。

康熙末年,黄河几次泛滥,农田被毁,加之官场黑暗,盗贼猖獗,河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在这种情况下,田文镜于雍正二年(1724)调任河南布政使,旋升河南巡抚、总督。任内,以凡事“悉秉至公,无人不可以共事”为准则,大刀阔斧,“清理积牍,剔除宿弊,吏治为之一新。”

雍正皇帝最欣赏的督抚大臣是李卫、鄂尔泰、田文镜三人。雍正曾称田文镜为“巡抚中之第一人”,“若各省督抚皆能如田文镜、鄂尔泰,则天下允称大治矣。”可见评价之高。

雍正帝曾告诉两江总督尹继善,谓当学此三人。结果尹继善回答说:“李卫,臣学其勇,不学其粗;田文镜,臣学其勤,不学其刻;鄂尔泰,宜学处多,然臣亦不学其愎。”

雍正皇帝有一句特别有名的朱批:“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这句朱批就是针对他特别喜欢的田文镜所写的。

田文镜为官刻薄,雷厉风行,先后受到直隶总督李绂、监察御史谢济世的参劾。结果雍正皇帝却并不在意,称其实心任事,是“模范疆吏”,任用如故。雍正五年(1727年),任为河南总督,加兵部尚书衔。雍正六年,任河南山东总督,这个职位乃是专门为田文镜所设立,不为定例。

田文镜受到弹劾后,雍正帝居然对田文镜说:“此一事,朕甚庆幸,好机会,亦难得。参你这样巡抚,所以理直气壮,有何可讲?”

当田文镜回复自己觉得有些委曲后,雍正帝又劝谕他:“此事朕已洞悉原委,你一些不必系念。只要自己信得,乃可对天地神明,小人之流言何妨也?不必气量窄小了。”

除此之外,他还给田文镜写过一些很有特色的话:

“越发小心勉力就是了。你若信得过自己,放心放心就是!”

“你自己若不是了,就是佛爷,也救不下你来。”

“朕待你的恩,细细的想,全朕用你的脸。要紧!要紧!”

更为奇特的是,雍正帝在任命沈廷正任河南道后,担心沈处理不好和田文镜的关系,特意对他说:“你若不实心协助你上司,稍有他处,请托瞻顾,坏朕地方吏治,夺弄田文镜,你一负恩,朕加罪必倍之!慎之!”

这就是明白了当地告诉沈廷正,田文镜这样的人,你绝对不能动他一根毫毛,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田文镜之所以能在雍正初年平步青云,获得如此信任,实在于田文镜完全符合雍正的用人标准:尽心竭力、勇于任事、不避嫌怨、厉行新政、清廉节俭。不过,田文镜为政过于严苛,比如推行垦荒、摊丁入亩、追讨积欠,为完成任务一味迎合上意,对下属和百姓残酷刻薄,世人也不无非议。

此外,雍正喜闻祥瑞,田文镜也总是极为迎合。《永宪录》称:“河南总督田文镜进瑞谷一茎十五穗”;“文镜每年必以休嘉入告。是年又奏路不拾遗。”雍正五年,田文镜奏报黄河水清,同样获得雍正皇帝的赞赏。

田文镜的获得提拔,除了这两个原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有一个非常好的师爷邬先生。

邬先生名思道,字王露,浙江绍兴人。自幼好读书,但科举不得意,家贫,只得以游幕为生,寓居河南开封。当时的巡抚田文镜慕名,聘请邬先生入幕,承办棘案件,得到田文镜的信任。

一日,邬先生对田文镜说:“君愿为吐气督抚,抑或庸碌督抚。”田文镜答,当然想有所作为。结果邬先生却说,“既然你想做吐气督抚,就得听任我替你办一件事,此事你却不可掣肘。”

田文镜问是何事,邬先生说:“我替你准备了一篇上皇上的奏章,如果这道奏章送上去,君的大业便可成。只是此奏章内容你一字也不能看,不知你能不能信任我”。

田文镜深知邬先生有胆有谋,于是慨然答应。原来这篇奏章是弹劾权臣隆科多。隆科多是雍正的娘舅,官居大学士,在雍正上台问题上居功至伟。雍正上台之后,欲除之而后快,但满朝文武无人敢于挑头。邬先生摩透了雍正的心理,所以敢于出手,弹劾隆多科目无皇上。

雍正皇帝看到田文镜的奏疏,立即发交六部核议,办了隆科多的罪。从此,雍正对田文镜另眼相看,而邬先生也声名远播。雍正皇帝还在田文镜的请安折上朱批:“朕安。邬师爷安否?”

由于邬思道的帮助,田文镜得以“宠遇日隆”。

不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后来,田文镜和邬先生二人以小事龃龉,邬愤而辞去。“自此文镜奏事,辄不当上意,数被谴责”。

失去臂膀的田文镜,在官场开始走下坡路。

雍正九年,雍正皇帝上谕:“田文镜近来年老多病,精神不及,为属员欺诳……”已经显出不满。

一年之后,雍正皇帝又说:“近闻豫东两省,吏治甚有不协……更宜惩贪奖善,纠谬绳愆……否则不亦有忝厥职,大负朕恩耶?”

田文镜只有上折乞恩,雍正朱批:“朕之听闻,容或讹误;上天监观,岂有差忒?以卿在豫十年,统而计之,前数年之雨赐时若;近数年之水旱灾荒,非明证欤?……谅卿居心,自应始终未渝,第恐精神减退于前,或被不肖属员所欺蔽耳。”直接劝田文镜不要恋位,知难而退,可以退休。

果然,雍正十年十一月,田文镜以久病解任,“旋卒”。

乾隆即位后,曾专门下旨谈及田文镜:“自田文镜为巡抚总督以来,苛刻搜求,以严厉相尚;而属员又复承其意旨,剥削成风,豫民重受其困。即如前年匿灾不报,至于流离,蒙皇考严饬,遣官赈恤,始得安全,此中外所共知者。”“鄂尔泰、田文镜、李卫皆皇考所最称许者,其实田文镜不及李卫,李卫不及鄂尔泰,而彼时三人素不相合,亦众所共知也。”

由此可见,师爷邬先生对于田文镜的政治生涯,有多么重要!(原文来自平行线的头条号)

广州哪里看心理医生更专业

合肥皮肤病医院是如何祛黄褐斑

南阳治疗银屑病较专业的医院

海口白癜风的治疗需要花多少钱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