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汗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迫切需要健康部

发布时间:2020-07-13 18:34:27 阅读: 来源:汗布厂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社保问题专家王延中近日提出,为解决卫生服务与医疗保障管理的矛盾,中国在时机成熟时,可考虑把目前“分头管理”的卫生服务和医疗保障职能集中起来,组建统一负责卫生服务与医保管理的“健康部”。

王延中认为,目前以部门为界限、分散决策的做法已远远不能适应“新医改”的需要,必须在管理体制上有大的调整。中国应借鉴国外发达国家的经验,把国民健康保障提到战略高度,在国家和地区层面建立一个高于部门层次的、常设的领导决策机构,以系统规划和整体设计各项卫生服务和健康保障制度的改革。

近年来,随着“新医改”的逐步深入,医疗保障与卫生服务的矛盾日渐突出。1998年后,原由卫生部承担的公费医疗管理、原国务院医改办承担的医保制度改革职能,改由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负责,实现了医疗保障行政管理的集中统一。目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负责医疗保障管理,卫生服务则由卫生部负责。

但是,“分头管理”体制下,全国医保基金结余动辄上千亿,“看病难”“看病贵”却依然无解。目前的医保管理部门,其目标并非有效地使用医保基金,为尽可能多的人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反而更多是“捂住钱袋子”,导致基金大量结余。

学者认为,医保管理部门主要关注基金平衡和医疗费用控制,而缺乏为国民健康负责的动力。这种对基金结余的追求,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医疗保障的社会保障属性,也偏离了医疗保障发展的正确方向,亟待改变。

公共卫生专业黄建始认为,针对所谓“看病难、看病贵”,是指那些得了病看不好的。他认为应该改变方向,应该挡住那些可能得病的高危人群,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关注‘病’是错的,21世纪应该关注健康。当然现在卫生部也开始转变观念,刚刚结束的全国卫生工作会上,卫生部长也在讲要转变观念,从关注疾病到关注健康。要实行模式的转变,从生物学模式到生物心理社会环境大健康模式,因为今天一个人的健康,不是通过到医院去吃药打针能达到的。而是应该通过改变环境,改变个人行为来达到的。”黄建始也认为卫生部的职责应该从管理疾病转移到管理健康上来。

“光关注疾病是错的,而应该关注整个大的环境和个人的行为,你一天到晚吞云吐雾,这里说要治肺癌,那边又在制造大量的肺癌出来。而且得了肺癌你也治不好,所以建再多的医院也不能解决问题。”,黄建始表示。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2008年6月经卫生部党组研究同意,并报中央编办2008年9月正式批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健康教育所更名为中国健康教育中心/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直属卫生部管理。主要职能包括开展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新闻宣传领域的理论、方法与策略的研究,为政府制定相关的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和技术规范等提供技术咨询及政策建议。负责全国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卫生新闻宣传工作的技术指导,组织制定规划、计划和考核评估标准,并进行监督评估。组织开展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卫生新闻宣传有关人员的业务培训。这位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研究员还是先把中央各部委的职责搞清楚再来提什么建议吧。——高能

社科院总是能够让人眼前一黑的,提升公民整体健康素质和意识当然是一件必须做的工作,但就此就要设立一个部级机构,我想即使是国务院里的各位总理和副总理,听到这个建议也会苦笑吧。在当前落实机构精简、各地都在考虑如何缩小政府规模的时候,设立这样一个职能单一且责任含糊不清的大部委,只能用狂想来总结这种想法。如果从健康的角度分析,这位研究员就是在中国政府还算健康的肌体内强行塞进一个硕大的肿瘤,而且还振振有词地说,为了将来的健康,现在必须接纳这个肿瘤。只怕等不到将来,这个肿瘤就会让身体彻底垮掉。——娜娜

我很欣赏王延中研究员忧国忧民的想法,一来,近日媒体报道说,中国的财政收入将达到8万亿,位居世界第二,这么多的钱如果只是放进国库里会占用很大空间,而且生霉了也是损失,本着为国分忧的想法,干脆就设立它一个部级机构,这样不但国库的钱有了一个去处,而且也增加了更多的公务员编制,解决了许多没法解决的子女就业问题。二来,国民也跟着享受到了福利,当然这福利不是减少医疗费,而是让一群人没事挨家挨户贴贴标语,宣传戒烟,不要乱丢垃圾,这样大家就都不得病了,看病难的问题自然也就解决了。三来嘛,王研究员为中国精神病研究提供了新的病例,也为词典中无耻的词条提供了新的定义。——西门

乍一看好像说的很有道理,“从关注疾病到关注健康。要实行模式的转变,从生物学模式到生物心理社会环境大健康模式”,问题是,为公众树立一个健康观念,让健康意识成为一种生活指导,这本来就应该是卫生部的职责。王研究员大概根本就没有搞清政府设立机构的原则,如果本着一事一设置的话,恐怕将全中国都变成政府机关,也未必能够满足需求,在政府机构中最重要的原则是部门分工和协调,只有将这两项工作置于平衡状态,才能令政府机构有效运转,满足国家行政需求。过度设置只能令行政效率低下。——小白

不妨算一笔账,一个中央健康部成立后,各省是否要设立健康厅?这就是31个省级机构,然后省市一级需要设局,地县一级需要设立健康科,乡镇一级要有办公室,村一级则要有办公点,这样算下来,少说也要将近上万的机构,为这些机构提供编制和办公地点,经费和福利,要花的钱难以估算。这还不算完,每一个部级机构都要有和健康部接口的部门,以下的省市地县乡镇村也都要如此办理,此外,为了坚持工作,健康部还要设立巡回检查小组,不定期去基层检查,而省市也设立相应机构,这样再算下来,又是多大一笔开销。王研究员,这些钱花出去,老百姓肯定不会看病难了,因为根本就别想看病了。——尚阶

难道我国如此庞大的社会医疗保险还不能发挥其预防功能?医保本身的理念就应该包含“保住院”和“保健康”两方面啊。现在医保光住院、门诊等消费就已经够复杂的了,再分设健康部,除了多消费纳税人的贡献以外,又将把我们搞得更糊涂。在制定医疗保险支付制度的同时,就应该充分考虑到疾病预防与控制工作在社会医疗保险领域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在社会医疗保险支付时给疾病预防与控制按一定的比例支付费用。我不是学医的都能想到,那些制定政策的专家在想什么呢?——王怡菲

人的健康才是生存的根本。而且分部门的卫生医疗保障在协调上必定有很大的不足,很多情况下甚至没办法协调。所以,如果能够把这些分部门进行统一协调的资源整合,并且在大局上正对“健康”来进行制度行为的规范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杨文

卫生健康领域需要的“部”不仅是名称的改变,而是能解决现有问题的“部”,预防潜在问题的“部”。它应该能加强职能整合、全面协调,不仅解决看病难、看病贵和医保基金结余的问题,还应该在简化办事流程的同时,增强公民个人的健康和疾病预防意识,真正让大家焕发朝气,让国民的健康素质得到提升。——李展蓝

中国13亿人口,真正称得上健康的,有多少呢?据我所知,我周围只有寥寥几个,亚健康、职业病正在严重侵蚀着国民的根基。是时候应该停下来思考一下了,我们除了GDP,还要生活,要健康,要快乐,要幸福。所以,健康部的设立非常必要。我很期待。——龙在天

连基础的吃药看病都没管好,又再谈“大健康模式”,这就好比自家房子漏雨,讨论如何结合栽草种树,夜观天象,烧香拜佛以期“改变环境,改变个人行为”达到防患于未然的效果。医改,改了又改,还是“看病难,看病贵”,基础的事情都没做好,又怎么能让别人把更大的权力,更多的资源放心交给你?等到什么时候,我们有一个不逊于发达国家的高效廉洁,专业又富有责任感的医疗体系时,再讨论怎么学习发达国家的经验如何?——西铭

陇南制作西服

株洲工服设计

大连西装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