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汗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FacebookIPO成也萧何败也萧

发布时间:2020-02-12 19:13:07 阅读: 来源:汗布厂家

本月初,Facebook 的目标股价遭到投行下调,股价应声下跌 5.4%,报收于 18.06 美元,创下公司 IPO 以来的新低。自今年 5 月 18 号公司以 38 美元的发行价 IPO 以来,Facebook 股价已经下跌了 53%。短短 90 天的时间里公司市值损失已经超过了 500 亿美元,这相当于雷曼兄弟在申请破产之前全年损失的市值。

当投资者和媒体纷纷对 Facebook IPO 承销商摩根士丹利以及在 IPO 当天出现技术故障的纳斯达克交易所进行口诛笔伐时,旗下专栏作家 Andrew Ross Sorkin 则认为:“都是 David Ebersman 的错。”

专栏作家 Andrew Ross Sorkin 认为,尽管承销商脱不了干系,但被人忽略的公司 CFO——David Ebersman 才是真正应该对此负责的当事人。

作 为本世纪一桩最重磅交易的幕后推手,一直掌管公司财务的 David Ebersman 在推进 Facebook IPO 进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据知情人透露,他事必躬亲,亲力亲为,非常慎重,他甚至亲自与银行家设计出 Facebook 的 IPO 路线图,包括降低佣金比例。在 Ebersman 的努力下,Facebook 加强了与银行的合作关系,同时将上市进程控制住自己手中。

尽 管如此,Ebersman 仍然对 IPO 的需求作了错误的判断,这一点上他受到了投行顾问的意见的左右,而他们总是希望公司能够以尽可能高的价格抛售股票。摩根士丹利倾向于 38 美元的发行价,摩根大通则希望更高,高盛希望低一点。Ebersman 在最后时刻拍板敲定了 38 美元的价格,这远远超过此前 28 美元到 35 美元的区间,发行数量也增加了 25%。

在公司路演结束后,投资者会暗示他们计划购买股票的数量,它们通常会要求获得比期望更高的数量,一 般为两倍。但是对于 Facebook 这个特殊案例,投资者的热情更高、需求更大,三倍、四倍的数量也不足为奇。在这种形势下,承销商和 Ebersman 都未能有所警示,主观地以为高需求是由于宣传得力,最终错误地提高了 IPO 发行价和数量。

“确定 IPO 的价格,既是一门科学,也是一门艺术。”

Andrew Ross Sorkin 这样评价道。

David Ebersman 毕业于布朗大学,曾担任生物科技公司 Genentech 的 CFO。2009 年,在 Genentech 高管 Art Levinson 的引荐下,Ebersman 进入 Facebook。他身上的低调务实、冷静睿智的特点深受扎克伯格以及桑德伯格等人的赏识。Andrew Ross Sorkin 描述他“在 Facebook 深受欢迎”、“有着大男孩一样的容貌”。不过,缺少互联网从业经验的事实也为其后续的失误埋下了伏笔。

根据 CAPItal IQ 的统计数据,67% 的科技公司在上市 90 天跌破发行价后的一年内,仍然会继续下滑。或许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Ebersman 都将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江西吉安电子厂无尘车间

宜春实验室设备公司

飞利浦AED除颤仪

相关阅读